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物】风滚草一样的人生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0-02-28

  2019年2月20日,吴锡敏和他的团队需趟过结冰的河道,前往施工现场。杨惠平摄

 

  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去流浪也罢。——三毛

  输变电人的工作是什么样的?

  “就是跟着工程项目走,一个接着一个干。”广东省输变电公司(现称广东电网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吴锡敏,已经走遍了全国许多地方。和游击队一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高山峡谷里有我,大漠戈壁里也有我,深林旷野里有我,平湖大江上也有我……

  输变电人,就是电力行业的“吉普赛人”,流浪是这个群体的注脚。他们在流浪中尝尽世间百态,无论欢乐痛苦,均踏歌而行。

  每一个流浪者都有动人的故事,吴锡敏也有属于自己的华章。

  你若问我从哪里来

  吴锡敏并非天生的流浪者。在40岁以前,几乎所有的人生轨迹都在广东境内。

  他是村里的首个大学生。1994年从华南农业大学毕业后,入职广东省电力技术改进公司,开启长达20年的定点驻厂工作。或许因为能常回家,当时的吴锡敏对于故乡和家人不存在“强烈的思念”。这与他后来的工作大相径庭。在常年的驻厂维修工作中,吴锡敏逐渐显现出特质:有毅力,能坚持。2013年,广东省电力技术改进公司并入广东省输变电公司。吴锡敏的工作环境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要开始“流浪”了。

  “刚开始很不适应。”吴锡敏打了个比方,“就像把花朵从温室里移出来,什么都变了。”“通常几个月就换一个地方了。”他自我解嘲说,“就像革命的一块砖,需要往哪儿搬就往哪儿搬。”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

  吴锡敏去远方,不是放松消遣,而是实实在在的工作。

  广东电网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的业务已经遍及全国。尤其近年来,除了在威尼斯人供电服务区域外,全国其他地区的重点工程项目也逐步涉猎。

  吴锡敏以项目经理的身份,走到祖国西部。新疆的大温差、大风沙,西藏的高海拔、无人区都是他工作的地方。

  谈及工作,吴锡敏说,“无所谓热爱不热爱,没什么特别的。”但同事们对此反应却截然不同。他们反驳说,吴经理没说实话。“项目工地上,他是最忙的人,不喜欢的人能这么卖力?”

  电网线路施工经常是沿途几十上百公里,伴有多个施工点。吴锡敏每天都在施工点间“流浪穿行”。忙的时候,吴锡敏不爱麻烦别人。项目部一般都配有司机,吴锡敏却总坐在驾驶位。

  在西藏建设世界海拔最高、海拔跨度最大、自然条件最复杂的输变电工程——藏中联网工程时,安全员许元林还记得,有次天还没亮,吴锡敏就开车行至海拔4000米的施工现场。

  “那天本来是安排司机去的,但吴经理坚持自己开车。理由是司机高反很严重,路还看不太清,他担心上山不安全。”实际上,在西藏2年半的时间里,吴锡敏始终存在高原反应,几乎每个晚上都睡不好。

  吴锡敏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同事形容他“说话比挤牙膏还麻烦”。他管理的方式是“少说多做、以身作则”。做藏中联网项目时,业主项目部的负责人碰到吴锡敏总说:“老吴啊,你是项目经理啊,怎么谁的活你都干呢?”他不回答。其实大家都知道他心里的苦。输变电公司利润薄,去外地施工的原则,是能少派一个是一个。

  我的故乡在远方,那这里呢

  对于出门在外的人来说,家永远是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一次,吴锡敏兴冲冲地跟同事分享儿子的成绩,“这回考试又是年级前几名”,倍感骄傲。但同事的回答,让他表情顿时凝固,内心被深深戳痛,听罢,他默默背过脸去。“你儿子优秀,最多只是继承了你会读书的基因。他成绩好坏跟你关系不大,因为实际上你都没怎么管他。”

  如今,儿子读高二,成绩不错。吴锡敏想好好辅导孩子功课,让他更上一层楼。公司考虑他这一情况,原本想着在藏中联网工程完工后就调回只负责省内的项目,“不‘流放’外省”。

  但事与愿违,甘肃的750千伏河西电网加强工程项目投标时,市场营销部门的同事分析评标方案发现,吴锡敏担任项目经理有多达22分的加分,否则加分会少10分。能否中标往往就在一两分之间,这意味着如果吴不担纲,工程几乎不可能中标。无奈之下,吴锡敏远赴甘肃。

  每一个工程,项目部都会张贴着巨幅的施工进度表。每做完一件事,技术员就会用红笔画圈,等到所有圈都画满,意味着工程结束。西藏工程结束时,吴锡敏是最后离开的人。看着涂满红圈的进度表,他说,心情很复杂,有自豪、有开心,又有一点失落。自豪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事业”,开心能回到远方的家停留片刻,失落是因为内心深处似乎已然“把这里当作另一个家了”。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却望并州是故乡”吧。

  吴锡敏正在施工的甘肃,戈壁里生长着一种常见植物——风滚草。当干旱来临时,它会从土里将根收起来,团成一团随风四处滚动。这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再干旱的环境都不会让它们枯死。这像极了“电力流浪者”的人生,坚强而独立——但凡我所停留之处,即便留不下印迹,也会留下回忆,无论它是否美好。

  帅泉 朱盈 陈斯华 南网传媒公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