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文】《三体》的回归感与剥离感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0-02-28

  高中的时候在寝室同学的书架上,我无意间看到了一本书叫《球状闪电》,描述了一个历经球状闪电的男主角对其历尽艰辛的研究历程。这是我第一次看科幻小说,感觉书中原来还有这样光怪陆离的世界。从那时起,对科幻小说,对《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才有了初步的认识。后来才知道,大刘曾经在山西娘子关电厂任计算机工程师,和我们算是同行。随着《三体》获2015年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更多人开始关注《三体》这本小说,我也是其中之一。

  《三体》一共有三部《三体》《黑暗森林》和《死神永生》,讲述了地球文明和三体文明之间的信息交换、生死搏杀和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进程。我在阅读书籍和欣赏影视作品的时候,对于判断作品的好坏,我有一个自己的规则,那就是在结束后,是否有“剥离感”和“回归感”,而恰恰《三体》这部小说,给我的感受特别强烈。

  在我读《三体》时,总感觉像是在读一本纪实文学,文字描写的真实感让人很容易进入到书中的世界,作者仿佛是宇宙之外的旁观者,冷眼地看待着地球文明和三体文明之间的博弈,其实关于三体文明,书中也描写甚少,只是提供一些简单特质,如脑电波交流、无法隐藏思想等,越发让人觉得真实背后藏着神秘,神秘之下又是巨大的真实。书中对全部人类文明和地球命运的哲学性思考,人性、精神、道德和信仰,已不单单是在人文学领域的尺度上讨论的论题,现在这些论题在科学界讨论得也是非常广泛,最著名的就是“黑暗森林”法则、猜疑链和技术爆炸,这也深深影响了无数天文学爱好者,而刘慈欣先生的笔下,科技和人文从不是分开对峙的关系,而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甚至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当我们合上这本书时,阅读体验的戛然而止,思绪和情感从庞大精彩故事中抽离的感觉,这种强烈的精神痛感就是“剥离感”。

  “回归感”源自于作品带来的源源不断的回味,将《三体》中超强的社会学意识带入到真实的宇宙中,然后跟随作者揣测人性、衡量道德、评判价值。小说中感觉到模糊隐约的人文精神,已然逾越了道德主义,在宇宙的尺度下来探讨道德基准问题,这个追问就是“如果真的存在外星智慧文明,那么宇宙间是不是存在普适的道德准则”。其实在小说中,危机来临之际人类社会的组成情势已产生了深入变化,人的本性要比道德准则实用得多,虽然不可否认的是还有人会坚持基本的道德原则,但是更多的是冲破道德框架的本性爆发,在这个时候作者在小说里始终为我们显现的一个矛盾,即以生存为一切的零道德(三体文明和宇宙中更高级别的文明)和善恶有别的传统道德观(人类道德观),这个矛盾贯穿于全书始终,不光是星系、文明间存在这类矛盾,就连人和人之间都会存在这类矛盾。所以《三体》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充分思考自己、思考社会的机会。

  读完《三体》的人,都会感叹于作者构建的宏大世界,感谢作者给予了我们一次丰富又绚烂的阅读体验,又一次对于人性和道德有了深层次的剖析。在这本书中,我们实在无法歌颂人类的伟大,只能感叹人类的渺小与无知,又敬佩他们在绝望中寻求希望的坚韧。希望每一位读完此书的读者归来时也能带着自己对人类社会和宇宙的新思考,再次出发。

  邱明亮 超高压贵阳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