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恩平局:铁汉“雪队”

信息来源:广东电网公司 发布时间:2015-10-20

字号:T | T

  
图为吴锐雪现场协调事项(右2为吴锐雪)。谭月胜 摄


图为吴锐雪现场指挥抢修(右2为吴锐雪)。谭月胜 摄

  本网讯 “@吴锐雪 雪队,明天10kV后湖线Ⅰ、Ⅱ线同杆架设线路修复,这个任务准备安排给你们,两天内完成” “后湖线,100多基杆断了60多基,任务重,雪队小心腰板啊”“雪队是不二人选,加油!”……这是江门恩平供电局支援湛江抢修队微信群里的工作聊天记录,时间定格在10月8日傍晚20时23分。

  “雪队”名叫吴锐雪,现年48岁的他中等身材,笔直厚实的腰板,黝黑的脸庞,是这次江门恩平局赴湛江抢修复电的技术总负责人。他参加过恩平局大大小小十几次赴外支援抢险复电,十多年来没有一次落空。抢修中,他勇挑重担,扎身一线,克难奋进,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丰富的经验赢得同事的信赖和口碑,被久经“沙场”的队友称为“铁汉雪队”。

  善啃“硬骨头”,“定海神针”能力强

  10月9日上午8时许,当笔者到达10kV后湖线Ⅰ、Ⅱ线抢修现场时,现场所见,一个个装设变压器的双杆台架整体全部倒卧在地,电杆都是在地面处折断,远远看去线路无踪可寻,如同线路从未存在过一般。此时,吴锐雪正与3名分组负责人再次明确施工方案。据了解,此次支援湛江东海岛抢修,他担任的是技术负责人的角色。

  “断杆台架19个,相当于将整个耐张段线路推翻重来,的确是‘硬骨头’”据吴锐雪介绍,由于需进行拆除断杆金具、搬运断杆以及处理压倒的铁棚等障碍物,总的工作量相当于新架设线路的3倍。说话间,吴锐雪经已指挥吊车进入后湖线Ⅰ、Ⅱ线作业现场,“处理压着棚架的断杆时,必须要先用吊车固定悬在棚架上的断杆,然后再拆开断杆上金具”,“吊车稳住,第二小组用梯子上去拆金具”……吴锐雪嘶哑的声音始终在现场把控着抢修进程。据了解,由于几天的辛劳和不停的奔波,吴锐雪不但患上喉咙炎,还损伤了声带,大声说话近乎于撕裂般痛,十米开外传递指令只能靠对讲机传递。

  中午时分,趁着队员吃饭的间隙,拿上盒饭的吴锐雪顾不上吃就驱车前往下一处抢修的现场勘查。下午2时左右,他又回到了施工现场各分组的协调。当天,在他的带领和有力协调下,至晚上7时超额完成了抢修任务,共完成了19个台架的重新设立。“任务交给他,我们信任、省心;跟他干活,队员信服、放心。他是抢修队中的‘定海神针’。此外,抢修队里有一半是他带出来的技能徒弟”,抢修队总指挥戴军政对吴锐雪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

  十公里“鸿沟”,父子相亲不相近

  ——“爸,你抢修的地方离学院不远,要不,你10月7日来探我?”“行,到时联系”,这是10月4月吴锐雪出发赴湛江东海岛东简镇支援抢修前与儿子的口头约定。

  ——“爸,我到学院啦,你什么时候过来?”“今天肯定去不了,过两天若有空再去吧!你要专心学习!电话信号不好,不说啦!”“好吧,你忙吧!爸,你声音沙哑了,注意身体”“嗯” ,10月7日儿子与吴锐雪电联。

  ——“爸,你没空来,我去东简探望你吧!”“不要来,施工点多面广,来了也找不着我。”“爸,你嗓子怎么啦?病了吗?要不要紧?”“不要紧,很忙,挂啦!”10月9日儿子与吴锐雪电联。

  吴锐雪的儿子叫吴健威,今年毕业于江门一中的他以一本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广东海洋学院,现在该学校读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而广东海洋学院位于湛江市,离吴锐雪抢修复电的东海岛东简镇只有十公里之遥,而恰恰是这十公里成为吴锐雪与他儿子相见的“鸿沟”。“白天抢修任务重,晚上还要落实次日的任务分配和协调工作,没办法,的确抽不开身”,吴锐雪解释说。

  “由于工作特性,我时常不在他身边。他从小就品学兼优、独立,没有辜负父母对他的培养”,谈及儿子,吴锐雪自豪之余也脸带愧疚之情。他说,他儿子是独子,有什么秘密都会跟他说,父子俩感情很好。“长大以后我就成了你”,他儿子跟他聊天常会说到这句话。“父亲是儿子的成长第一导师,儿子是在我的熏陶之下选择了与电相关的专业,”说到“教儿经”,吴锐雪有说不尽的心得。“我知道,儿子可能是因为初进大学校园和陌生环境,有些困惑或不适,想跟我聊聊。来了5天都没空去探望他,等我完成抢修任务再去找他,他会谅解我的。”吴锐雪说。(谭月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